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透过离职看“门道”:公募基金经理队伍加速更替

时间:09-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42

透过离职看“门道”:公募基金经理队伍加速更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黎雨辰 北京报道公募基金规模不断扩张的同时,年内基金经理人员流动不止,离任数量再次接近5年内的同比高位。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9月27日,我国在任基金经理数量已达3550人,而今年以来已有76家基金管理人旗下241位基金经理离职。从离任基金经理去向来看,区别于2021、2022年出现的“公奔私”高潮,圈内换道的“公奔公”也在今年成为新生态。也有一批新人在震荡的市场中开启了投资征程,公募团队年轻化态势渐显。不过所谓“试玉要烧三日满”,在履新基金经理的长期业绩显现之前,投资者和基金公司各自将如何应对,也成为市场的普遍关切。记者从受访对象处了解到,对于专业投资人士而言,基金经理发生更迭后,往往需要及时全面地跟进调查,从而判断是否需要依基金经理变更调整自身的配置策略。而面对瞬息万变的人员更替,在留住人才的同时,机构也在积极进行基金经理培养与推新、基金产品团队化管理等策略。“公奔公”新业态截至9月27日,今年以来已有76家基金管理人旗下241位基金经理离职,相比去年同期的234位上升了3%,同时接近2021年244位的峰值水平。而数据显示,在2020年及以前,同期离职数量均未超过200人。年内公募机构合计新聘基金经理则为505位,较去年和前年有小幅回落。其中,目前年内离职绝对人数最高的是融通基金,离职数量为8人。在同期又新聘9人后,当前公司的基金经理共27人,团队“换血率”达30%。此外,嘉实基金、汇丰晋信基金、长信基金、国泰君安资管和德邦基金的离职基金经理数量也在5人以上,不过除长信和德邦基金“入不敷出”外,上述公司基金经理人数年内整体仍保持了稳定或增长状态。相对而言,2023年我国全市场公募机构的基金经理平均变动率为21.61%,其中24家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变动率大于等于50%。从去向上来看,虽然在年内也有诸如前博时基金经理周心鹏自立门户、成立私募基金的动态,不过整体上,今年离任的基金经理换道私募的趋势有所缓和。许多基金经理的“新东家”普遍仍在公募圈之中。例如今年年内,汇添富基金以新聘17位基金经理的数量暂居新聘榜首,而在这17人中,至少有7人来自公募机构,包括博时基金、广发基金、海富通基金等。信达澳亚基金年内新增聘的4位基金经理中,有3位均来自公募机构。具体到权益阵营中,据不完全统计,年内已有十余位明星基金经理完成了“公奔公”。比如2022年的“股基冠军”基金经理汤戈,继3月31日公告从英大基金离职后,中基协信息显示,当前已加盟方正富邦基金。据了解,汤戈于2021年8月首次担任基金经理,而在2022年,其与张媛共同管理的英大国企改革主题股票,便以31.5%的年收益率成为股票型基金冠军。无独有偶,今年6月初从东方红资管离职、在管规模一度超过200亿元的基金经理孙伟,年内则转去了泉果基金。据不完全统计,年内较受关注的基金经理“公转公”变动,还包括但不限于高楠从恒越基金入职永赢基金、白冰洋从中银证券资管入职富国基金、何以广从长城基金入职兴证全球基金、李坤元从中加基金入职宏利基金、蔡宇滨从诺安基金入职招商基金、冯汉杰从中加基金入职广发基金、陈金伟从宝盈基金入职鹏华基金等。中基协官网信息显示,上述基金经理的注册信息均已完成变更。虽然目前大部分基金经理仍在静默期内,不过据部分公开消息,在接手新基金产品前,多位人士在加盟新机构后,会先在相关部门中担任管理职务。还有一些去年下半年离职的基金经理,在今年正式“官宣”开启新的投资征程。比如今年5月,工银瑞信老将王君正在跳槽华夏基金后,开始负责掌管华夏回报混合、华夏回报二号混合两只“十倍基”。另据民生加银基金7月公告,平安基金原FOF投资总监代宏坤加入民生加银基金,现任FOF总监,开始负责管理一只LOF基金和一只养老FOF。“公奔公大多是水往高处流。基金经理业绩比较好,主动跳槽或是被大公司挖角都是常态。薪资在背后也是主要的因素。”一位中型公募市场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记者从该人士处了解到,今年以来,该人士所在机构并未对投研团队进行过主动裁员,整体校招比例也与往年保持持平,但七月公募降费落地后,公司的部分固定薪酬客观上出现了调降。机构间薪酬生态的变化,或成为基金经理流动的重要推手之一。内行看门道基金经理离职后,昔日在管产品的业绩走向往往成为市场关注点。而从结果来看,不乏基金产品在管理人员更替后,收益水平也骤然生变,投资者正在越来越频繁地面临“追产品”还是“追基金经理”的抉择。在汤戈离职,英大国企改革主题由张媛独自管理后,该基金二季度净值曲线就从直线上升变为横线震荡。二季报显示,基金报告期内份额净值增长率为-4.06%,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3.38%。白冰洋的代表作中银证券价值精选,在其跳槽后的业绩表现更是与过去呈现天壤之别。在白冰洋任职期间,该基金累计回报率为46.52%,年化收益率16.82%,同类1890只产品中排在第80位。但从今年2月22日新基金经理任职至今,总回报跌至-21.61%,最新同类排名2034/2244,几乎垫底。事实上,基金经理的产品任期相对较短时,其呈现出的业绩数据往往较易受到市场短期风格扰动,并不能充分反映基金经理的投研水平。不过在专业投资人士看来,当其所配置的产品发生基金经理更迭后,及时全面地跟进研判依然具有必要性。“基金经理的变更一定会带来风格的变化,后续也会对业绩产生影响,但这种影响是两面的。”华林证券资管部总经理贾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更换基金经理后,投资者需要加强对新任基金经理的了解,尤其是管理产品时间不长的基金经理。”贾志具体指出,面对过往业绩时长有限的基金经理时,也需要进行线下的尽调补充,包括但不限于从业背景、投资理念、投研团队、能力边界、对投资的兴趣等。华夏基金资产配置部总监、FOF基金经理廉赵峰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日常会对基金经理保持跟踪,而在对基金经理调研时,则会去着重了解其在管产品是依托于个人更多,还是依托于公司的研究支持更多。这样当一只基金更换基金经理后,就可以比较快地做出“是否进行调整”的决策。“如果比较明确这个产品是基金经理个人在里面的影响力更大,或者基金经理个人能力占权重很高,那么当基金经理变更后,一般会考虑第一时间换掉。但如果在产品中,基金经理依托基金公司的研究支持力量很多,甚至基金公司会在一些旗舰产品变更基金经理后投入更多的资源,那就可以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廉赵峰称。在廉赵峰看来,通过和基金经理的交流,往往可以了解到其从公司研究团队中所获得的支持程度。此外,观察基金公司是单只产品“一枝独秀”,还是整体业绩普遍优异,也可以看出其投研能力的稳定性。“后浪”汹涌在高发的投研团队变动下,启用新人也已成为基金公司降低明星基金经理离职影响的重要应对方式之一。从机构的角度出发,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公募团队正在趋于年轻化。在超3500名基金经理中,证券从业年限不足3年的基金经理人数有1556人,从业年限不足5年的基金经理人数高达2197人。同时,年内还有超370人首次作为基金经理管理产品,在新增聘基金经理中占比约64%。这些新基金经理平均证券从业年限在8年以上,大部分有多年的研究经验,不过也有超过15人的证券从业时间在4年以内。建信基金是今年以来新任基金经理最多的机构,年内新聘12位基金经理全部是首次管理公募产品。工银瑞信基金、南方基金、华夏基金和永赢基金年内也均“上新”超过10人。从产品管理类型来看,年内新获聘的基金经理以参与管理货币型基金和债券型的居多,其中在今年首次上任的基金经理中,当前在管规模最大的是工银瑞信货币基金经理郝瑞。郝瑞于今年5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目前共同管理产品数量5只,截至9月27日管理总规模超过3516亿元。主动权益基金方面,年内首次任职便在管超过百亿规模的基金经理共有两位。其中,程剑自2015年3月入职兴证全球,于今年1月30日首次担任兴全合宜基金经理。东方红启恒三年持有基金经理王焯则是于今年2月首次担任基金经理。两人在管产品的最新规模分别为169.65和105.67亿元,不过都是与老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年内新上任、且履历最年轻的主动权益基金经理,则是兴和基金旗下兴合先进制造混合基金经理梁辰星。公开信息显示,梁辰星证券从业日期为2021年4月,2021年9月加入兴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从证券从业到成为基金经理仅不到2.3年。震荡市场中,投资者对业绩波动更为包容,也为公募机构对新人的启用提供了机遇。而今年以来,各家公募基金在建设人才梯队方面仍在争相发力。在年轻基金经理的培育方面,“新旧共管”依然是公募培养基金经理的重要途径。记者了解到,这一模式一方面可以让新人快速成长,另一方面,多基金经理制的推行,也有助于机构从依靠少数明星基金经理转为更加注重投研的“团队作战”。在对外持营方面,前述公募市场部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陈,“明星基金经理的势能很强大,但基金经理的成功也没办法简单复制。尤其在主动权益基金新基金经理上任后,公司持营的一大目标,还是需要让投资者快速理解、熟悉其理念。”“一些基金经理虽然是初次管理产品,但在多年的研究经历中已经建立了比较成熟的投资策略和思考模式。”该人士指出,“基金经理优秀与否,长期肯定还是要回归业绩说话,不过我们会希望客户能更充分地接触基金经理的风格,从而去吸引更多的长期资金进来。如果有更多人能够熟悉或是认同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那在市场波动时就会依然愿意相信基金经理的判断,一起穿越周期,等待业绩兑现。”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