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暴亏20亿,排队退卡!五一最惨巨头,还能苦撑多久?

时间:05-03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48

暴亏20亿,排队退卡!五一最惨巨头,还能苦撑多久?

五一第一天,湖南就被挤爆了。中国人的消费力能给全世界上了一课,五一广场、文和友、茶颜悦色,排队一小时起步。图:五一湖南被挤爆而湖南这家店,人们也在排队。原因却是想把之前卡中的钱都花出去,还要退卡。图:步步高超市被人排队退卡它就是步步高超市。被人排队退卡就算了,还暴亏20亿。图:步步高超市今年1月发出业绩预告,2022年步步高预计亏损13亿-19.5亿,到4月又修正了一次,预计亏损20-26亿,同比下降300%。它在湖南的大本营,也在勉强苦撑,与其他城市一样,同步关停并转低效亏损门店。图:网友朋友圈曝步步高超市全是扫货的其实从辈分来看,步步高堪称不少零售企业的长辈,上个世纪成立,巅峰时年入197亿,还得到马化腾等大佬看好,当地国资输血几十亿。一直不缺大佬送钱的步步高,不但没有躺赢,反而过得战战兢兢。步步高的两个错误,让他把曾经抢来的市场,白白送给了对手。最狠“西南王”:30亿身家,拿50亿造楼在湖南的步步高,前半生只有一个关键词:生猛。早在1995年,当时人们还没见过超市的时代,步步高创始人王填,与妻子凑出5万元,在湘潭解放路的一家国营菜肉商场,开出第一家步步高超市。当时的门店毫无设计可言,大红的招牌,可以用土来形容。图:步步高超市但这不耽误步步高的狂飙,在赚到第一桶金后,几年后就敢开出几十家店。“店门还没打开,门外已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新超市开一家火一家。”图:步步高超市之所以能如此狂飙,一是价格亲民,曾喊出“0利润销售”,二是步步高率先占据超市概念,它开出第一家店时,沃尔玛们还没出现。在很多湖南人的记忆里,一个步步高几乎满足了所有对超市的想象。图:昔日步步高超市全是排队人群巅峰时期,在湖南湘潭,几乎每走一会就能看到步步高的字样,步步高旗下的购物中心、超市、便利店几乎遍布湘潭各处。图:步步高超市曾遍布湘潭各处但步步高的野心不止于此,立足湘潭,步步高开始向周边延伸。先是进军长沙,覆盖湖南省,然后开始向云南、贵州、广西等地凶猛开店,创始人王填也有了“西南王”的称号。图:步步高超市曾凶猛开店从小超市到西南王,王填的方法简单粗暴,就是砸钱。2001年,王填力排众议,在湘潭开了一家2.8万平方米的综合购物广场。这一想法曾遭到周围人的一致反对,但王填就是赌未来十年——接下来十年里,大型购物广场会在全国遍地开花。好在大型购物广场的确成为趋势,步步高赌对了,这也让投入巨资的步步高一跃成为湖南最大的连锁企业,还在2008年上了市。王填夫妻俩也是赚得盆满钵满,以32亿的身家,成为湘潭首富。图:王填夫妻踩中大型商场风口,步步高的胆子越来越大,要建造一个超级综合体。这要花多少钱呢?答案是50亿。比创始人的总身家都多。但在步步高爽文男主的巅峰时期,如此惊人的数字,似乎也不荒诞,于是,2016年,这个庞大综合体正式营业。图:步步高从零售改综合商场步步高的零售业态也从原有的超市,一步步拓展至家电卖场、百货商场、电器城、便利店、商业地产等综合型巨无霸。那时的王填还意气风发,相比登山更爱好滑雪,因为“登山不够刺激”。王填自信满满,觉得滑雪爱好者在挑战自己的同时,也能做好风险控制。“不要摔跤,这是滑雪的魅力。”两次狠心转型,却将软肋暴露无遗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了,只不过,不是王填希望的那种。这几年,步步高的业绩也是相当的刺激。2019年,步步高达到史上营收最高的197亿,然而仅过两年,出现首次亏损,全年亏损1.84亿,再过一年,亏损更是骤然扩大到超20亿,让很多人瞠目结舌。图:步步高活动图其实早在2012年,步步高的颓势就已经出现,连锁经营百强的增长在不断放缓,王填也意识到了危机。步步高开始了自救之路,但两次狠心转型,不但没有起色,还把自己的软肋暴露无遗。1.电商转型,让大佬失望2013年,王填被快速增长的阿里电商震撼,“好比你刚把所有设备换成PC电脑,却发现所有人都在使用移动设备了。”于是,他也开始电商转型,2013年成立云猴电商,并搭建移动支付公司,希望做成一个全渠道、全品类的O2O,而后还进一步上线全球购业务。图:步步高转行电商然而现实却很惨,2018年,砸下超过10亿的云猴项目关停。步步高首席技术官王卫东后来反思原因,当时的内部系统,与纯互联网企业相比技术应用“至少滞后5年”。光靠自己显然没法在电商逆袭,不甘心的王填,找到了大佬来帮忙。2018年,腾讯、京东入股步步高,也在流量、业务合作等方面帮他。马化腾还曾在王填的朋友圈留言鼓励,“你们就是要成为掌握产业互联网技术的高壁垒的重公司”。然而做电商,不光是表面流量功夫,除了线上系统落后,在线下配送体系上,跟电商巨头比,步步高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早在变成巨无霸的过程中,步步高也犯了与家乐福同样的错误,就是没有重视建立配送中心。2006年,步步高开始建立配送中心,开设“中央大厨房”,让成品出库到连锁超市门店上架销售,实现冷链配送,但也只限于湖南,此后也在全国建物流中心,但它入局的时候,论中心规模、论配送人力,都跟京东、美团等电商远不在一个水平。图:步步高建立配送中心然而由于关键能力没有本质提高,又不可能对合作伙伴资源完全“拿来主义”,步步高的尝试又一次悄无声息地失败。2022年,京东与腾讯彻底死心,哪怕亏本,也要减持离场。2.地产转型,却加速失控早从2009年起,王填就开始把步步高集团转交给了外籍职业经理人,理由是自己“有使不完的劲”,要搞商业地产。搞地产,其实有很多成功的先例。比如雅戈尔,成为最赚钱的国民男装,就是靠卖地半年赚60亿,创始人曾称比卖衣服赚钱。图:步步高欲靠地产转型自救但步步高显然没这个好运。因为步步高的计划是商业地产,而不是单纯的地皮买卖,从拿地、建设到培育,一个商业地产项目完成要七八年周期,想要盈利更是动辄近十年起步。本想挖掘新的金矿,没想到反倒把底裤都快赔掉。从2008年至2017年的十年间,步步高砸了超41亿在房地产项目上,这也导致它的资产负债率87.47%,流动负债高达160亿。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步步高只能被迫大瘦身,2022年四季度开始,四川市场全面退出,江西、湖南、广西等市场也开始大幅收缩。图:步步高闭店卖了资产还不算,眼见亏损黑洞越来越大,王填甚至直接出局,把步步高卖身给当地国资。两次转型,不仅让步步高不再生猛,还让更多的人发现步步高的脆弱程度远超乎想象。从封神到排队退卡,老商超们真的不行了?很多人都想知道,步步高过去是怎么赚钱的?步步高的封神时期,就是靠商超自身的用户招牌足够响亮,保证客流,保证商户们有钱可赚,才愿意交入场费,帮它卖命,所以店越开越多,越多越赚钱。图:步步高超市然而如今,传统商超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商超老巨头接连陷入低谷期,家乐福饱受倒闭争议,永辉预计2022年亏损27亿。电商新对手又越来越猛,靠低价+服务吸引用户,还有一些新物种如锅圈,选择垂直领域,也抢走了想去商超的一部分人。在竞争对手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步步高失去了让用户非去不可的魅力。不光是赚钱招牌的光环不灵了,老商超们还在失去商户的耐心。家乐福曾被供应商们联名投诉,入场费越来越贵,几乎占到商品成本的四成,康师傅等品牌开始撤出。步步高也是如此,在位于南昌市的办公场所已经人去楼空,赣州、奉新县等地商户也反映,在缴纳进场费后,步步高不开业又不退款。图:步步高超市货架已空不仅是商户,消费者也遭遇了“关门不退卡”的问题,在投诉平台上,能看到很多人吐槽它家退款难、东西贵。图:网友投诉对比胖东来,就不会这么做。去胖东来买榴莲,服务员当场连开三次,直到开到最后的肉最多为止;买到的水果不甜?退;鞋子穿一个月磨坏?退。图:胖东来现场开榴莲最近胖东来创始人于东来还表示,早晚要建个胖东来,只招胖的、丑的、自卑的员工。在这些最能拉好感的细节上,步步高可以说是完败。表面上是大环境的卷,其实根源还是在于步步高们的体验感越来越差。图:步步高超市很多人觉得,王填离开步步高,也许是步步高一个新的开始,毕竟还有在湖南当地的名气、会员规模等,好好运营还是可以再度翻身。步步高能不能翻身现在还不好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当一个商场的心思只放在赚钱,就注定与顾客无缘。结语:这些年,国内超市逐渐形成一种格局:在北方,有大润发、物美,胖东来是盘踞在河南小而美;在南方,有永辉、华润、家乐福。在湖南、云南等中西部,则是步步高的天下。步步高在过去生猛逆袭时,无论怎么样,门店都不愁客流,还有大佬排队送钱,甚至还有国资下场送来20亿,可以说是躺赢。躺赢的20年里,步步高显然没有更强的动力去刮骨动筋。如今,包括湖南大本营在内,步步高在全国的业务都陷入了困境,商品打折清仓,很多货架空空如也。图:步步高很多货架空空如也王填曾说,“你一开始抓住了风口,钱其实很好赚。”,过了野蛮生长风口期,步步高的钱越来越难赚。其实风口一直都在,只是步步高忘了这一点:过去是规模为王道,如今是体验打天下。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本篇作者 |江源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